mmwmt精华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笔趣-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閲讀-gxfus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陈正泰知道李世民此时,已产生了倦意,应声之后,便告退出去。
李承乾却在外头等着,他不敢进去见自己的父皇,显得有几分焦虑的样子,等陈正泰出来,便急忙询问:“父皇如何?”
位面炮灰急救站
江山志远:杨志远飙升记 罗为辉
“陛下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要多休息就是了,未来一个月,不要再让他伤筋动骨了,多卧床休息,如若不然,又要浪费了药,这药金贵的很,我这边也没多少了,不可再用了。”
李承乾没想到,陈正泰担心的只是自己的药,一时语塞。
他咳嗽一声:“孤的意思是……父皇说了孤什么?”
“没说。”陈正泰老老实实的道。
李承乾于是郁郁不乐的样子。
陈正泰便问:“这又是怎么了,今日不是很痛快吗?你却一副郁郁不乐的样子。”
李承乾叹了口气道:“父皇病重之后,孤奉旨监国,只是……终究还是让父皇失望了。从前的时候,父皇若是在外,也会命孤监国,可每一次监国都顺风顺水,百官们都满是赞誉,父皇呢,也很满意,可是这一次……孤却发现,满不是这么一回事,这朝中的局面,孤一点都不能控制……”
“这是当然。”陈正泰笑了笑:“当初的时候,陛下就算不在,可毕竟还活着,太子殿下监国的时候,大臣们哪里敢戏弄殿下呢,否则等陛下回来,若知有人敢欺储君,还不将人生吞活剥了。可这一次不一样啊,这一次许多人都认为陛下即将驾崩,他们被贪欲所蒙蔽了,从前对于太子殿下的恭顺,自然也就不见了踪影,沉稳一些的人,在作壁上观,等待看好戏,时机合适的时候好摘桃子。而性子比较急的人,只恨不得立即跳出来,刁难太子殿下。说到底,从前的监国,是算不得数的,那时候太子殿下监国,更像是陛下的一个影子,谁敢对陛下的影子不敬呢?”
李承乾酸溜溜的:“孤还以为……我已历练了这么久,已能驾驭群臣了呢,哪里想到……事情恰恰相反。哎……只怕父皇见此,心里不免要大失所望。”
醜女邪王 逍遙漠
陈正泰深深看了李承乾一眼:“陛下一点也没有失望,因为他所料到的,就是这个局面。你以为当初你监国的时候,陛下真的很满意吗?陛下之所以满意,夸奖你尽忠职守,能够驾驭百官,不过是做给天下人看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陛下心如明镜,所以陛下这才在今日带着伤病,也要亲自站出来,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重生軍工子弟 葫蘆村人
李承乾很沮丧。
这种感受很不好。
我的女友是恶女 海底漫步者
他是太子,打小开始,便是天潢贵胄,贵不可言,这样的身份,身边总是不缺乏人夸奖他,每一个人都对他敬若神明,一度李承乾认为,这是自己的缘故,是自己英明神武,是自己聪明过人,可现在……这神话却被戳破了,曝露出来的,却是自己可笑的一面。
原来,他们并非是敬畏自己,而是敬畏父皇而已。
原来,他们对自己的各种夸赞,不过是出于对父皇的恐惧。
而一旦……没有了父皇,他不过是个毛孩子,哪怕是储君和监国的身份,也无法弹压那些人跃跃欲试的野心。
“这样看来,孤又愚笨,事情又办不好,实在愧为人子啊。”
陈正泰摇摇头:“并非是如此,殿下此言差矣,这一次殿下手术,不就是拯救了陛下吗?陛下对你并没有失望。至于是否愚笨,事情到底能不能办好,其实都不重要,对于一个储君,想要让百官们对殿下心悦诚服,靠的不是这个。”
“天下这么多的智者,谁能确保一个储君就一定比别人更聪明呢?天下有这么多办事得力的人,难道做天子的人,就一定要比臣子们更能事必躬亲吗?这其实根本原由就在于,殿下的威信不足而已,和智商什么的一分一毫都没有关系。”
“威信?”李承乾看着陈正泰,他突然意识到了点儿什么:“如何能建立威信。”
陈正泰想了想:“给你一个破碗,你到民间去,三年之后,给我将世家全部灭了。”
李承乾:“……”
魔法世界之电影传奇 天边云
陈正泰又道:“再或者,让你做一个亭长,过几年之后……”
“你别说了。”李承乾苦笑道:“孤懂你的意思了,能成大业者,都是非常之人,他们所建的功业,哪怕是千百年后也会有人赞叹,这样的才能,才拥有巨大的威信,就如父皇一般。所以,像孤这样的人,是永远不可能和他们相比的。”
陈正泰心里想,就算真让你做出和陛下一样的功业来,只怕太极门之变也要开始了。一山不容二虎呢,老子还没死,你就已能摆平天下所有人,这还了得?
陈正泰咳嗽道:“所以,我们不如把难度放低一些,比如……我现在就有一个天大的事要干,这事儿要成功了,那么太子殿下定能让陛下刮目相看。”
“呀。”李承乾一听,顿时浑身热血沸腾,激动万分的道:“什么事?”
“卖瓷器。”陈正泰极认真道。
李承乾顿时觉得自己火热的身躯,被陈正泰挖了一个冰窖,直接埋了。
他脸色渐渐的一变:“有……有没有难度高一点的。”
“这个的难度最高,凭借这个,才能解决陛下的心腹大患,你干……不干?”
李承乾:“……”
这是一种智商被人按在地上被一群人多次捶打之后的感觉,李承乾道:“卖瓷器,和父皇的心腹大患有什么关系?”
“到时你就知道了。”陈正泰道:“可现在……我们得把瓷器的买卖做起来,而且还要很赚钱。”
李承乾若有所思:“当真吗?”
陈正泰正色道:“我将殿下,视做自己的兄弟一般,岂敢蒙骗呢?殿下很快就知道这瓷器的厉害之处了。走,随我来。”
在平安坊最热闹的地方,因为靠着皇城,所以达官贵人格外的多,在这里的街道中心,却有一个宅邸早就被人买下来。
这样的华宅,价格不菲。
可是……买家却居然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让人拆屋。
这可是上等的宅子啊,不知花费了原主人多少的心血。
但凡路经此地的人,都不禁摇摇头,太奢侈了。
这样的好宅子,买了下来,居然直接拆了。
这里的匠人很多,一车车拆下墙砖和建筑的垃圾直接用四轮马车拉走。
而后……又来了一群戴着藤帽的匠人,开始重新挖地基。
这些匠人分工合作,工程的进展极快,不用多久,便开始砌墙,只是奇怪的事,当墙面砌到了腿高的时候,居然便不砌了,中间留了一个巨大的框架……
紧接着,有人开始小心翼翼的运载着一个个巨大的玻璃来,这样尺寸的玻璃烧制是很不容易的,而且运输起来,也很不便,一不小心,这玻璃便要粉碎,因而,前来安装的匠人,小心翼翼,生恐有一丁点的闪失。
而后,一块块巨大的玻璃,便装配上去,短短十五天之后,一个奇怪的建筑,便开始成形了。
就在所有人都好奇的时候,玻璃开始蒙上了布,里头的人开始进行装饰,又忙碌了许多日,终于……在这一日清晨,人们如往常一般起来。
草莓100之愛情轉折點 壹胖子
卖新闻报的货郎,却在此刻扯着喉咙,歇斯底里的大喊:“陈氏精瓷今日开业酬宾……”
一般报郎喊得都是头条的消息。
以往都是一些重要的讯息,可今日……一个瓷器店开业,居然上了头版。
可一听是陈氏,许多人心里就了然了,这就对了嘛,姓陈的那狗东西,又想骗钱了。
只是……若是更细心的人,却又察觉有些不对,因为……大家都很清楚,陈家隔三差五,会有一些产业出来,以往却是从来没有在新闻报中上过头版的。
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这几日……大家骂陈家比较厉害。
也不知什么缘故,反正大家就是想骂。
比如那卢文胜,就是其中之一。
他虽是出自范阳卢氏,可其实,并不算是嫡亲的子弟,不过是偏房而已,久居在长安,也听闻了一些事,自然对陈家带着出自本能的反感。
古人的宗族观念极重,尤其是在这个时代,维护家族,都是出自于本能。
何况,一个家族绝不是靠观念来维系的,同时还有苛刻的家法,有利益共生的关系。
比如这卢文胜,就在长安城里经营了一个酒楼,酒楼的规模不小,从商确实是贱业,在大家族里,这属于不务正业,不过卢文胜本来就不是什么卢氏各房的核心子弟,不过是一个远亲而已。
可即便只是一个远亲,依旧还是可以打着卢氏的招牌,轻易在这长安立足,卢文胜最自豪的,便是自己乃是卢家人。
他看了报,骂了半天,当日约了一个叫陆成章的朋友,打算去那平安坊看一看。
“不为别的,就想看看,这陈家弄什么花样。”卢文胜绷着脸,很认真的道。
那陆成章与他很熟稔,平日里性情也契合,陆成章在长安,只是一个卑下的小官,位列八品,很不入流,此时他满口答应,二人一道坐了马车,便到达了这传说中的陈氏精瓷。
到了这里……
首先给人一种古怪又新奇的感觉。
異陸龍魂 邊北狼王
这铺子,竟是透明的,在一个个连接着屋内的橱窗里,各色的瓷器还未进店,便已展露在了陆成章和卢文胜二人面前。
二人觉得怪异。
“就这个?”卢文胜道:“不就是玻璃吗?现在哪里没有,就是大一些而已。”
“卢兄,你看这瓷器。”陆成章面露出怪异的样子,眼睛看着那瓷器,竟有些离不开了。
这瓷器……在橱窗之中,尤其是在灯火通明的店铺内,居然是完美无瑕一般,表面格外的通透,那釉面上的纹理,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还有釉面上的图案……真是闻所未闻。
当下大唐的瓷器,不是没有,而且还有很多。
可是眼前这瓷器……和当初那等瓷器相比,会给人一种……高下立判的感觉。
店铺里,已经有许多看热闹的人了。
这巨大的铺里,亮如白昼,没有一丝阴影,到处都是灯火,而最令人瞩目的,就是一个个玻璃罩子之下的各色瓷器。
有瓶儿,有茶具,有餐具,功能不一,釉面上的纹理,也各有千秋。
陆成章看的眼睛已经离不开了。
这辈子,没有见过这样晶莹剔透的瓷器。
就如玉脂一般。
只可惜,被玻璃罩子罩着,他没办法伸手去触碰,且这釉面,也是从前闻所未闻的。
“呵……陆贤弟,你看看价格。”
陆成章下意识的低头,一看价格,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七贯……这么个玩意,它卖七贯?”
要知道,以往的那些瓷器,一样的大小,一样的功能,不过是一个瓶儿而已,也不过几百文而已,就这……许多人还嫌价格贵了。
陆成章摇摇头:“太贵了,只怕卖不出几个。”
卢文胜点点头:“就这么瓶儿,不过用来插花而已,我在街角那里,四百文就能拿下。这也不过是制的更精细一些。就要这个数,姓陈的狗东西,想挣钱想疯了。”
陆成章也不禁笑了:“是极,谁肯花七贯钱,买一个这么个玩意回去插花?除非是疯了。”
“不过……”卢文胜贪婪的看着瓷瓶,居然冒出一个念头,自己过几日,要去卢家二房,拜见三郎君,若是能送上这么一个礼……倒是……“
只是这个念头,一闪即逝。
不行……
谁买谁傻瓜。
于是……他只微笑不语。
却在另一边,有人指着一个瓷瓶道:“这个……我要了。”
陆成章二人听罢,下意识的看向那商贾模样的人,一副挥金如土,豪气干云的模样。
二人为此人的豪气所摄,心里既羡慕,又隐隐鄙视,这个傻瓜……
可谁晓得,店伙却认真的摇头:“这个花鸟瓶?抱歉的很,这瓶儿今日上的货,只是……已经卖完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