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v4r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玄機夢境-第七百四十四章 白月、黑夜、浪濤聲看書-ic7kr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圆鼓鼓的包里装满糕点,夏萧背起出发,萧蓉照常将他们送到门口,在婢女的搀扶下停步,但又不回府中,只是站在路口,目送他们远去。等夏萧最后一次回头挥手后,他便消失在视野中,可萧蓉依旧恋恋不舍。
“夫人,回去歇息吧,都累坏了。”
“比起你家老爷和三位少爷小姐,我做得这些事那算得了辛苦?正值乱世,都得做力所能及的事才是。”
婢女知趣,不犟,却依旧说:
“那身体也重要呀,你在,夏家才在。”
萧蓉夸她嘴甜,不愧是宫里出来的,但确实也累了。夏萧和阿烛一走,她便敛下眸子,不再那么有精神。这位岁月难败的窈窕美人,发间已有银丝,可她总是为自家人骄傲。特别是夏萧,无论人还是名,都是她与夏惊鸿的美好结晶。
宫中侍卫见着夏萧上午来了现在又来,不敢问半句话,便放行令其走向偏殿。得知他们计划的管仲易和廖赛脸上皆有惊讶和敬佩,特别是前者。作为学院人,他由衷祝福二人,在符阵打开前,道:
绝世焰皇
“符阵乃临时建造,会有些不稳,但不要担心,乖乖待在元气中就好,不要做其他事。”
女将叶央 展苍
夏萧点头,可在出发前,阿烛为其戴上一个崭新的护腕。当即,一股神秘且无解的波动将其覆盖,令他气息消失。第一次亲眼看到这种场景,管仲易和廖赛都无法理解,可他们挥手之际,一股厚实的元气已将他们包裹。
元气化作一只玄黄色大鸟,进入符阵中,开始朝东海而去。大鸟内有些颠簸,可夏萧和阿烛只是一同牵着手,随之闭上眼,开始养神。
这条路的尽头,将是危险和生死,但夏萧和阿烛极为平静,他们在一起这么久,做的最多的事不是吃饭睡觉,而是拿命冒险。但共赴黄泉路,怎么也比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好。
阿烛扭头,看一眼夏萧,顿时有了面对一切的勇气。而夏萧扭过头看她,再冷的脸也笑了出来。
两人皆是大荒世界总的佼佼者,且是最为疯狂的人,淡然的面对一切,欣喜的对待每一次回归。当前此去近万里,从斟鄩到大夏东部而不停息,直到东海之东,近乎进入西海才罢休。
此行太过遥远,耗费的时间超乎夏萧和阿烛想象,符阵的长度也当之无愧乃大荒第一。其中二人作为首个体验者,吃尽了苦头,即便在管仲易的元气内,也像坐着小驴车行走在颠簸的崎岖山路,时不时被颠起,就要坠下这通道。
蜜爱天价暖妻 小迷痴
大鸟头中,披着玄黄色光的夏萧搂住阿烛的柳腰,令其不用担心那些忽然而至的坠落感。就算会坠落,不知到何处也无事,只要他们在一起,便能安心的面对一切。
此去三个时辰有余,夏萧和阿烛在一声鸟唳声中到达东海之东。可这里的动静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大,也没有半点翻天覆地的波动,只是弥漫着浓郁的元气,似远古流传至今,极为磅礴,只是还没爆发出半点威力。但沉默之后,就是足以翻天覆地的轰炸。
大鸟消散,夏萧和阿烛于一阵光中落在小浪不断的海面,任由海水从皮靴下流过,或微微 冲撞鞋面。
因为所处乃极东之地,此处已近天黑。夏萧和阿烛若立大海片鳞之上,涛涛黑海发出永不停息的汩汩流动声,令人心头一颤,似听巨兽呼吸。而头顶一轮圆月奇异无比,似时刻看着此处,不曾眨一下眼睛。
恰逢白月黑夜,令面前大海半黑搅白,倒是有几分意境。夏萧看着前方,道:
“还在前面,我们得走一段。”
阿烛与其随行,不时打量四周。
于这东海之东,有一小岛,仿佛海底深渊海沟的标识。夏萧和阿烛吹着海风,踏浪而行。可脚下柔软之地时不时闪出两种光,令夏萧和阿烛低头诧异后继续前进。
头顶的光宛如病入膏肓者脸上的晄白惨色,久病难医,而脚下的光更为沉重,似一言不合就要开始连环轰炸,令人不敢随意穿越这相隔两个世界的海面。
在平静而又有着奇异色彩的天地间,唯夏萧和阿烛同行,显得有些孤寂,又有大勇值得称赞。他们四周辽阔无边,要么消失在黑暗中,要么与苍穹同接一色。
背后仅剩的红霞消散,投影在海中的红鱼也游离这危险之地。这片世界变得更为玄妙,令人摸不着头脑,可夏萧回头望了一眼,眼中是无畏也是看穿。他牵着阿烛的手,走上大荒世界最东侧的小岛。
“到了。”
暗色的海面和惨淡的月灯下,这里只有形状各异的礁石,不知被冲刷多少年,满是岁月的痕迹。可他们只是站在海崖边,看海浪被礁石撞碎,落几点晶莹的珍珠水珠到鞋面。
微微扬起的浪涛上,清寻子站立。虽说夏萧和阿烛依旧行礼,可前者心中,对他还是有些看法,即便他是自己的恩师也一样。但此时清寻子说的话,夏萧听得很认真,没有半点不屑和狂傲。
“海兽一族还有几个时辰才能来,你们先歇息一段时间,调整好状态。”
夏萧确实有些乏累,点头时,阿烛问:
“前辈,我能下去吗?”
“封印的缝隙实在太小,三人有些危险,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夏萧和水箱去吧,如何?”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清寻子摇头,阿烛只好作罢。她拉住夏萧手,有些歉意。本以为自己有机会陪着夏萧,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食言。
“你可以留在封印上观察四周动静,等我出来。”
夏萧的手掌抚摸阿烛侧脸,触摸到一片微凉。可她点了点头,满是乖巧。在外时,阿烛总是这么听话,令夏萧极为欣慰的嘴角扬起。
替身鬼胎
清寻子来的匆忙,去的也快,夏萧和阿烛便坐在礁石上,听着四周微弱的海风和地面的浪花声,逐渐进入修行的状态。他们一同吸收天地元气,可阿烛对准的是此处的水行元气,夏萧则吸纳天地五行,一些存在虽说微弱,可但凡有一点,夏萧都将其吸纳入体,像个强盗般蛮横不讲道理。
不断吸收中,四周极有节奏的浪涛声逐渐消失,最后化作虚无,消失在耳中脑海。夏萧一霎忘我,陷入极深的修行境界。而海中,小语和三鱼莫名其妙的出现,溅起些水花。
作为海洋中帝王般的存在,小语比海兽还要特殊。可她看着海下,那遥远之地的深渊海沟时刻都在散发波动,令其胆怯的躲在三鱼身后,不敢妄自下潜。
小独角鲸要好很多,作为虚空兽一族的他,虽说年龄较小,可穿越的每片星空都比此处深奥,甚至不可相提并论。见识过的凶兽,随意一头都比起始大帝要强。但后者如今的境界,在整个大荒之中已算强大。
鲸鱼戏水,在海面翻腾自己硕大的星空身躯,巨尾扬起海水,似洒下一片雨。这般嬉闹之后,只剩宁静。鲸鱼若岛,三鱼和小语目不转睛的盯着下方。而夏萧和阿烛的状态,已逐渐恢复到极致。
庶不可忍:涅槃王妃不好欺
提前醒来也是无趣,所以夏萧一直在修行,阿烛也修行。她能感受到,身旁有一大团元气正在被吸收。当这些元气吸收殆尽,阿烛才睁眼。夏萧吐出一口堵在胸口的气,重新望向这片天地时,结印让小语回到水行空间。
因为此处的水行元气太过磅礴,对水行极为敏感的小语才会和平时不同,不由自主的擅自跑出水行空间。可这里太过危险,她一看就被吓得不轻,还是乖乖待在水行空间的好。小独角鲸也回去,清寻子再显,望向南方,低声道:
“他们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